威尼斯人网址注册

威尼斯人网址注册>> 威尼斯人网址注册>> 防艾动态>>艾滋病毒最不爱的人:一群永远不会感染艾滋病的人

艾滋病毒最不爱的人:一群永远不会感染艾滋病的人

作者:吴川杰     来源:宣武医院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15日    点击数:

2004年12月中普普通通的一天,对于小王来讲却是最为惊心动魄的一天。

?

两年前已经结婚的小王在工作中认识了一名美女小李,他们迅速地坠入爱河。然而,就在2004年5月,小王却收到一个通知,这简直犹如晴天霹雳:他的性伴侣小李已经被确诊为艾滋病毒感染,需尽快到医院检查……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后,小王蹒跚地到医院进行了艾滋病毒筛查,结果却出乎他的意料:阴性。但医生说:艾滋病毒感染有窗口期,请以半年后的复查结果为准。还没有品尝到阴性结果带来的喜悦,小王又坠入了无底的深渊。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小王用度日如年来形容绝对一点也不夸张,稍有安慰的是多次的复查结果均为阴性。

2004年12月,最后审判的日子到了,小王终于在北京权威机构拿到了他半年后的复检结果,结果仍是阴性的,小王心中的石头也跟随着这个结果落地了。但更为意外的是,医生告诉小王,经过基因检查,发现小王天生对艾滋病毒免疫,从理论上讲,小王即使长期无保护地高危接触艾滋病毒也不会被感染。医生还说:国外已经有这样的病例报道,而小王是中国发现的首例艾滋病毒先天免疫者。

这究竟怎么回事呢?我们还得从头说起……

?

什么是艾滋病

?

1981年,美国的Frederick?Siegal医生在著名的《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首次报道了4例由于单纯疱疹病毒感染所致的肛周溃疡的患者。要知道单纯疱疹病毒导致皮肤溃疡在临床中极其罕见,更让人吃惊的是这4例患者还有其他许多共同点,他们都是20多岁,都是同性恋,也同时都有发热和体重下降等其他症状。最后,免疫学检查发现,这4例患者均存在严重的细胞免疫缺陷。当时Siegal并不清楚这是什么疾病,后来证实,其实这种疾病就是现如今无人不知的“艾滋病”,也叫做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征(Acquired Immune Deficiency Syndrome)。这篇文献也就成为了第一篇详细描述艾滋病临床症状和预后的医学文献。随后,1983年法国的Luc Montagie在著名的《Science》杂志上发表了他的研究结果,他们从一个淋巴结肿大患者的血清中分离出了一种逆转录病毒,这就是现在无人不晓的“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us, HIV)。

随后世界各地开始不断有报道艾滋病的病例。1985年我国发现首例艾滋病患者以来,不断有同样的病例被发现,艾滋病离我们并不遥远。据悉,国内一家综合性医院,在一天的时间里竟然常规确诊了HIV感染患者7人。对于艾滋病,任何人都多少知道一些,大家也几乎都知道艾滋病爱那些高危性行为人群……

?

有那么一群艾滋病不爱的人

?

在人类搞清楚了什么是艾滋病和其病因后,却遗憾地发现,我们对这种新发现的病毒却毫无办法,没有特效的治疗药物。感染艾滋病毒后,经过一段时间的潜伏期,患者的细胞免疫系统会逐渐被破坏。但是,同时科学家们却惊奇地发现,有那么极少数的人,长期与艾滋病患者高危性接触,却最终也没有被艾滋病毒感染,本文一开始提到的小王就是在中国发现的第一人。

就像电影《猩球崛起》中那样,ALZ-113病毒让绝大多数的人类灭亡,让猩猩的智商增高。但是总是有少部分人自身对这种病毒免疫而幸存下来。其实纵观人类历史无不这样,在流行病面前,总是有部分人对其存在天然的免疫力,这或许也是自然选择的一部分吧[1]。难道这少部分不会被艾滋病毒感染的人群也是自然选择下的幸运儿?要搞清楚这个问题就要从艾滋病毒感染人体的机制说起了。

?

艾滋病毒是如何感染人体的?

?

我们知道,在我们生活的环境中有许许多多细菌、病毒等微生物,其中不少是对人类有害的。而人类能够生存下来就是因为人体内有一套完善的免疫系统,可以对抗外界有害物质的侵袭,CD4+?T细胞就是免疫系统中非常重要的一员大将,而艾滋病毒却是专门破坏这员大将的。

艾滋病毒破坏CD4+?T细胞时需要一个受体进入细胞,CD4+?T细胞上的CCR5就是其最主要的辅助受体。艾滋病毒进入细胞后就开始不断复制,最终导致细胞死亡和破坏,这时候艾滋病毒从细胞内出来后,再次通过其他CD4+?T细胞上的CCR5受体进入其他正常的细胞。这样周而复始,就使体内CD4+T细胞的数量越来越少,机体的免疫力也逐渐下降,逐渐发展成为艾滋病,并出现很多的机会感染或生成肿瘤……

?

为什么有些人艾滋病不爱?

?

在人类历史进程中,存在着少部分这样的人,他们的CCR5编码基因不幸地发生了突变,但是在艾滋病毒面前,或许他们却是最大的幸运儿。他们天生体内编码CCR5的第32对碱基缺失,导致基因不能够编码成熟的CCR5,从而其体内的CD4+?T细胞表面无CCR5的存在。因此,艾滋病毒无法识别到CCR5,也就无法通过其进入CD4+?T细胞,无法进入细胞就无法复制和破坏细胞。果然,世界上总是有些人是生而不同的,这部分人群即使反复地接触艾滋病毒也不会被艾滋病毒感染。知道了这些后,您是否忽然认识到了,很多情况下缺陷也是一种美啊。在感叹之余,您是否也想知道自己是不是这样的幸运儿呢?

现实却非常残酷,CCR5的这种突变在不同人种中有很大的差别。目前发现,非洲人和亚洲人几乎没有CCR5的这种突变;而在白种人中这种类型的突变高达10%-20%,有1%-2%的是完全的突变纯合子,这类人体内完全没有CCR5的存在,也就完全杜绝了艾滋病毒通过CCR5进入细胞的可能。

所以,我提醒各位读者朋友,中国人就不要幻想自己是这样的幸运儿了,合理地预防艾滋病任重道远啊。

?

世界上第一个被彻底治愈的艾滋病毒感染患者

?

当了解了少部分人不被艾滋病毒感染的机制后,不知道您有没有想过,能否把CCR5没有突变人的CCR5编码基因修改成为突变体?如果这样做成功了,就可以预防和治疗艾滋病了。事实上还真有人这么做过。

10余年前,一名40岁的德国白人男性患者住进了当地的一家医院(Charité Universit?tsmedizin Berlin),被诊断为急性粒细胞白血病。同时,这名患者在住院10年前已经确诊被艾滋病毒感染。为了治疗白血病,该患者首先接受了急性粒细胞白血病的药物治疗,然而药物治疗后出现了严重的并发症——重度肝脏损害和肾功能损害。后来白血病再次复发,最终,这名患者准备接受骨髓移植来治疗白血病。

很多伟大的思想也许就是来自于某一瞬间的想法,就在准备进行骨髓移植的准备时,患者的主治医师有了一个创造性的想法:能否找到一个CCR5基因纯合突变的骨髓移植供体?这样骨髓移植成功后,这个艾滋病毒感染患者体内的CCR5也会变成突变的类型,是不是就可以抵抗艾滋病毒了呢?

所幸的是,这名患者幸运地也找到了一名骨髓移植配型合格并且是CCR5基因纯合突变的健康供体,于是先后进行了两次骨髓移植。

骨髓移植后患者的白血病被完全缓解,骨髓移植后的第21天患者体内仍然被检测到了艾滋病毒的存在。但随后奇迹就这么发生了,在第61天复查时候,他的体内已经检测不到艾滋病毒的存在了。在随后的20个月内,患者进行了多次的检测,都没有检测到艾滋病毒的存在,艾滋病毒就这样从他的体内消失了……

2009年,这个患者的病情、治疗经过和详细结果发表在著名的《新英格兰医学杂志》。随后,这名患者又进行了几年的随访,随访结果发表在了《Blood》杂志[2],各项证据都表明患者十分健康,他的艾滋病毒感染被认为已经完全治愈。

医学界沸腾了,这例患者是否意味了人类在战胜艾滋病的道路上看到了曙光?

然而,遗憾的是,虽然使用了同样的方法,这种治疗方法却没有在其他患者身上成功复制[3]。

这位幸运的“柏林患者”,也是目前唯一的一个确诊感染艾滋病毒后被彻底治愈的人。

?

写在最后

毕竟,世界上确实存在少部分“艾滋病不爱的人”,同时那位“柏林患者”神奇的治疗效果也让人们似乎看到了攻克艾滋病的希望。目前,世界各地针对CCR5为治疗靶点的多种治疗方法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临床试验,我们相信,在不久的将来艾滋病一定能够被攻克。毕竟,多年前肺结核也是和现在的艾滋病一样,被普遍地认为是一种不治之症呢。

关于如何预防艾滋病和恐艾的社会问题并非是我们今天探讨的主题,但是还是要提醒诸位读者,目前已经知道的事实是中国人对艾滋病普遍易感,虽说现在已经有多种抗病毒药物可以控制病毒复制、延缓病情进展,但是目前仍没有可以彻底治愈的方法,所以还是且行且珍惜……

世界是公平的,每个人都有属于他的小幸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