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网址注册

威尼斯人网址注册>> 在线咨询

在线咨询

发言人:鸡米flower | Email:332638278@ |
张老师,我全程带套性交,没有脱落。拔出时没有看到头部破损(精液没有流出来),但是没有往里面灌水做检漏,事后非常害怕套套后面根部之类的有破损,请问您安全套破损的概率大吗

发言人:打痘痘 | Email:secret@ |
我是清华大学的一名博士,两个月前我在网上约了一个妹子,发生了关系,其实也没有真正发生关系,她帮我无套口交三分钟,短暂接吻十余秒,后来我太害怕了感染上脏病,嘛事也没做。当天回到学校就开始感冒,怀疑自己染上疾病,十分害怕。前阵子在一个叫恐艾知识局那儿咨询过,他说自己做公益,心里稍微舒服点,最近看到他卖试纸,又卖核酸检测,遂对他的身份产生怀疑,又开始恐艾了。我知道你们是正规军,麻烦能不能帮我分析一下感染概率。最后提一个意见,我观察了一阵,在这里留言要等许多天才能回复,能否麻烦回复快一点,大家恐艾都很着急,命很重要,就怕等不及回复就崩溃了。

发言人:orange022471 | Email:orange022471@163.com |
张老师,今天在外面吃小馄饨,阿姨的手有道口子,然后他用手下馄饨,这个倒不担心,回为要在水里煮一会儿,然后她把馄饨捞上来盛在碗里,最后他用手拿一些紫菜,蛋丝直接洒在馄饨上面。我就担心紫菜和蛋丝,因为这两样东西没有过水,没有放在锅里烧会儿,直接放在碗里, 端了上来,她的手又有一道口子,这样我吃会感染吗,嘴唇有点裂口。请教您!

推荐图文更多>>